終南山下活死人墓

來源:西安新聞網-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張瑩 2020-06-09 15:34
分享到:

 

重陽宮中的古銀杏樹秋日尤為壯觀

  ○劉穎婕

  如今到處流行打卡,去網紅景點打卡、找網紅人打卡、排隊網紅店打卡,我們不妨稱之為“打卡文化”,今天,我想帶大家打卡的,是一個經常出現在各種小説中卻並不為大多數人所瞭解的一位陝西名人,他叫王重陽。

  當我問身邊的朋友家人:“你知道王重陽嗎?”大多數人的反應都是:“咦,好像在哪兒聽過,這個人……”

  對,好像在哪裏聽過,哪裏呢?我們來找一找。金庸小説《射鵰英雄傳》裏有名的全真七子,其中最有名的丘處機曾經和赫赫有名的成吉思汗聊過天,而且成吉思汗還很佩服丘處機。其實,這一段描寫確實是真實的歷史。而丘處機的師傅是誰呢?就是王重陽。再看另一本金庸小説《神鵰俠侶》,終南山下、活死人墓,在這裏全真教祖師王重陽與古墓派祖師林朝英曾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戀情。當然,故事是杜撰的,但終南山下卻真的有一個活死人墓,不過,這個活死人墓的主人,是王重陽。

  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頭銜:道教中全真教的創始人,被尊為全真道“北五祖”之一,而他的七個徒弟,也真的被稱為全真七子,其中最出名的丘處機,曾不辭艱苦在73歲時行程萬里,應成吉思汗邀約與之論道,勸其執行和緩政策去暴止殺。

  據史書記載,王重陽出生宋朝,本是咸陽大魏村人,家中富裕,也曾娶妻生子應文武科舉,且是文武雙舉人,不過,在當時南宋政權孱弱,舍北方而不顧的大環境下,王重陽一腔抱負不得施展,恰在此時,他有了第一個奇遇:甘河遇仙。

  讓我們來打卡一個叫做“遇仙橋”的地方:西安市鄠邑區甘河鎮重陽路上有座不起眼的小石橋,旁邊的石碑上書三個大字“遇仙橋”。別小看這座橋,它可是建於元代,橋邊有石碑,據碑記載:1159年,王重陽在這裏初遇二仙,開始了修行悟道之旅,可謂全真教的開篇第一頁,而這座橋,是1292年元朝皇帝為了彰顯全真祖師的仙蹟下詔修建的。橋旁的戲台後面,有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小院,原名“遇仙宮”,現在這裏的房屋內還有三座石像,石像修於明代,中間坐像是王重陽,身邊侍立的是他的兩大弟子:馬鈺和孫不二。

甘河鎮遇仙橋是王重陽修行之旅的開端 (劉穎婕 攝)

  據道教記載,王重陽在遇仙橋得遇二仙后,次年再會真仙,得到五篇祕語,於是,在1161年自稱“王害瘋”,意為我已瘋,並掘地穴自居,立“王害瘋靈位”,稱之“活死人墓”。這也就是我們要打卡的第二個地方——終南縣南時村,現在則是鄠邑區成道宮。這裏活死人墓依舊還在,不過因世事變遷,只餘一小小墓包和一個後立的石碑。全真弟子在墓旁建“成道宮”,意為祖師成道之處。有資料稱專家曾將墓道打開,裏面確有地宮,為保護文物將其封閉。這裏的道士們除了早晚功課還偶爾會有開壇法事,身着莊重的五色道袍伴着道家鼓樂誦經,十分令人震撼。

  居於墓中三年,王重陽填堵“活死人墓”,遷居劉蔣村,與和玉蟾及李靈陽一起同住修道。1167年王重陽焚燬茅庵,東行傳道,在山東收徒並開始有“全真”之名,收全真七子。1170年,王重陽自覺行將羽化,帶徒弟返鄉,途中離世。因有遺願,馬鈺、丘處機等四人將王重陽的遺蜕(道家認為人死是遺其形骸而化去,故稱屍體為“遺蜕”)帶回關中,葬於他先前結庵修行的劉蔣村舊庵,後名“重陽宮”。

  我們要打卡的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地點就是鄠邑區祖庵鎮的“全真祖庭”重陽宮。重陽宮歷經風雨,曾一度十分破敗,如今依然有些大殿在重修中,不過已經初具規模。元代“靈官殿”、“七真殿”高台遺址,元代重陽宮掌教真人安放遺蜕的石函等文物也都保存較為完好,已生長800餘年的姊妹黃楊為天下園林奇觀。而最令人歎為觀止的還屬“祖庵碑林”,這裏存有元代皇帝親敕聖旨碑8通,元代名士撰文、書丹保存之多為全國唯一;蒙古八思巴文與漢文對照合刻的聖旨碑4通,為全國唯一;王重陽祖師及七真畫像碑等重要文物均在祖庵碑林珍藏。祖師墓西南側的古銀杏樹據傳為馬鈺為師傅守墓而植,秋日銀杏葉金黃之時尤為壯觀。對了,不要忘記重陽寶殿,雖然是修建不過二十餘年,卻氣勢宏偉,殿內的壁畫切不可錯過,整組是以山西永樂宮重陽殿中大型壁畫為摹本繪製,像一本連環畫,將重陽祖師的一生向大家細細道來。

閲讀下一篇:妙哉 三秦戲台楹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