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上漫品牡丹花

來源: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1-05-08 12:19
分享到:

  這件清代粉彩牡丹花卉紋碗,將牡丹怒放展露得淋漓盡致。

  ○李笙清

  暮春之日,桃李早已凋謝,但這並不影響人們的賞花心情,因為“穀雨收寒,茶煙颺曉,又是牡丹時候”,因此牡丹還有了一個“穀雨花”的別稱。“穀雨如絲復似塵,煮瓶浮蠟正嘗新。牡丹破萼櫻桃熟,未許飛花減卻春。”南宋著名田園詩人范成大的這首《晚春田園雜興》,就道出了牡丹破萼怒放的情景。古人云:“穀雨三朝看牡丹。”意即穀雨三天後就到了觀賞牡丹的最佳時期,並將牡丹紋飾運用於瓷器上,賦予牡丹新的藝術生命。

  這件清代粉彩牡丹花卉紋碗,口徑28釐米,收藏於武漢博物館。器形上闊下窄,收口,深腹,平底圈足。整件器物造型豐滿古樸,寬深豐圓,端正沉穩,呈現出一種向上的張力。構圖疏朗,線條纖細,以白釉地彩繪,碗沿內繪一圈紅彩花卉紋,呈上中下三層整齊排列,紅黃相間,加上白底形成三色交錯,厚重雅緻,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碗腹周身繪有主題紋飾:欄杆、洞石和牡丹,且色彩不一。欄杆只有一處兩段,低矮單薄,與一旁的洞石和牡丹花不成比例,顯然是作為牡丹主題紋飾的烘托之景。洞石又名太湖石、窟窿石,多作為假山石,用於園林佈置,亦是古代花鳥畫和古瓷器上常見的題材。

  這隻碗上的太湖石遍佈周身,玲瓏剔透,天然怪異,姿態萬千,與同樣蔓繞周身的牡丹花相映成趣,加上欄杆、枝葉、土地和青草的點綴烘染,使畫面顯得生動活潑。

  牡丹為花中之王,花蕾碩大,色澤鮮豔,富麗堂皇,象徵富貴榮華,唐代詩人劉禹錫更是將牡丹與芍藥、芙蕖(荷花)相提並論,寫下“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的詩句,認為國色天香的牡丹更勝一籌。洞石在古代有“壽山”之意,牡丹、洞石呈現在一起,則有“多富多壽”的吉祥寓意。

  整件器物形態舒展,牡丹枝條依碗身器形婉轉延伸,佈局自然巧妙。紋飾主題寓意吉祥鮮明,尤其是紅色牡丹在白釉底色上繪出,紋路清晰柔和,極富立體美感,顯得風姿綽約,雍容華貴。

  “穀雨洗纖素,裁為白牡丹。”賞牡丹是古往今來人們十分重要的一項節氣娛樂活動,有的地方還為之舉辦牡丹花會、牡丹詩會等,使這個時節充滿了詩情畫意的內涵。

閲讀下一篇:郵票上的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