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氣美食裏的母愛

來源: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1-05-22 12:32
分享到:

  ○廖華玲

  天道有序,萬物有節,二十四節氣演繹着四季不同的旋律。

  “立春陽氣轉,雨水沿河邊;驚蟄烏鴉叫,春分地皮幹;清明忙種麥,穀雨種大田;立夏鵝毛住,小滿鳥來全……”二十四節氣,對我來説,不只是時節的轉換,還藴含着深深的母愛。每個節氣,母親都給予我不同的美味。

  春分,母親便去田埂地頭、溝渠溪畔採摘野菜。這些採回來的野菜,用清水洗上兩遍,便可以下鍋了。母親是烹調能手,野菜或涼拌或炒制,都青翠欲滴,令人垂涎。野菜的滋味也很獨特,有的酸澀,有的微甜,有的滑膩,有的生脆,無論哪一種,都讓我記憶深刻。母親對於這些野菜是充滿感恩之情的,它們曾在艱難的歲月裏延續着家人的生命。那絲絲野菜清香,沾着母親的愛意,在歲月中悠悠飄散。

  每到驚蟄,母親都要做貝母雪梨羹。原因很簡單,在乍暖還寒的春天裏,氣候比較乾燥,很容易使人口乾舌燥、外感咳嗽。而梨性寒味甘,有潤肺止咳、滋陰清熱的功效,另外梨和“離”諧音,母親是要讓病痛“離”我們遠一點。母親熬的貝母雪梨羹熱而不燙,用白淨的瓷器湯匙舀一勺,慢慢放入口中,酥軟的梨羹不用和牙齒接觸,就會綿軟細膩地滑入喉嚨中,川貝的清心苦味也被冰糖蜂蜜所遮掩。慢喝,細品,温情脈脈的,凝聚着母親的摯愛。

  清明時節,母親將鮮嫩的清明艾葉洗淨後用刀細細切碎,用白糖醃上一會兒,和糯米粉攪拌均勻後,加少許清水使勁揉搓成麪糰。母親加入餡料,分鹹甜兩味,一般鹹餡為芽菜肉末,甜餡為紅豆沙,做成糕團,蒸熟即為清明粑。母親做的清明粑,色澤金黃翠綠,粑中又有艾葉,它的清香更是中和了糯米和餡的味道,可謂香甜可口,清明在心。通過小小的清明粑,母親給我們傳承着一種對逝去親人的追憶之情。

  立夏,母親要醃鹹蛋;大暑,母親要做豆瓣醬;秋分,母親要釀葡萄酒……年年歲歲,母親總是重複這樣的勞作,重複着一個平凡女人樸素的快樂和幸福。

  冬至的日子,母親為了能讓我們過上一個暖暖的冬天,會用新鮮羊肉與白嫩的蘿蔔等燉成蘿蔔羊肉湯。湯燉好了,盛入藍花粗瓷碗中,蒜泥、香菜、葱段均勻地撒在亮晃晃的湯麪上。低眉之間,那濃郁悠遠的香味撲鼻而來,沁人心肺。母親的羊肉湯,色澤不鮮亮,卻傳遞着母愛的光芒,足以抵禦一冬的嚴寒。

  每個節氣都是一份母愛,爽爽的美味,愛的滋味,嘴知,心更知。

閲讀下一篇:香酥南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