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憶高考

來源: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1-06-10 14:26
分享到:

□王廣超

又到一年高考季,我不禁回憶起我當年的高考情景。

我所在的高中,只有兩個班,高三才分為文科班和理科班。其實分不分也無所謂,總共七十來個人,多數同學文科和理科水平相當,都不大好。我們快樂而渾噩地度過了三年時光,考前被大巴拉到了廣交賓館。帶隊老師試圖嚴肅地闡述一下高考的重要性,但我們都心不在焉。初住賓館,要和誰住一間,晚上會不會改善伙食,有沒有機會約女同學燈火闌珊後?大家嘻打哈笑,吵吵嚷嚷,堪比公園遊玩。

大約十一二點,同學們終於躺下了。沒有空調,又悶又熱。正將迷迷糊糊入睡,但城市的夜生活譁然開幕。對面是劇院,樓下掛什麼活動中心牌子的地方,音樂驟然響起,“我站在烈烈風中,恨不能,蕩盡綿綿心痛……”歌聲穿透牆壁鑽入窗户,同學都清晰入耳。歌曲持之以恆,播完A面,播B面……

我很榮幸分在進門第一個座位,就是全教室最前面最偏的位置。我正在分析該座位的優越性,一個同學哭喪着臉過來了,“班長,後面有個體育生要揍我。”我問原因,他説剛坐下,其他學校同學就從後面過來,一把把他提溜起來給了兩皮錘,説是二中體育生,讓到時把答案給他,要不給就接着揍。我頓時義憤填膺,三昧真火迸發,“蹭”地起身問:“是誰,咱找他講理去!”他一指後門處,就那個大個子。只見他人高馬大,兩眼兇光如火冒,提着碗大倆皮錘。我緩緩坐下,對同學説:“高考是很嚴肅的事,咱們這時候打架影響不好。再説了,你都復讀三年了,你覺得今年有把握考上嗎?”他低頭不説話。

除去在考場睡着了一次,其他的印象不深了。會的未必做對,不會的也難能蒙對。也許是命運眷顧,我勉強考了個專科,還是委培,算是稀裏糊塗給我的高考有個交代。現在回憶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有兩件事讓我始終縈懷,深謝師恩。一是高考前一個月,數學老師把我接到他家裏,開小灶,管吃住,還經常熬綠豆湯給我喝。二是我某日曠課出去玩,回來遇見班主任吳老師,問我幹嗎去了。我謊稱頭疼出去看醫生了,醫生説可能是神經衰弱。吳老師非常緊張,吩咐我趕快回去休息。我剛到宿舍,他就拎壺開水來了,讓我當面把藥吃了,還坐牀邊耐心開導我不要緊張。他講了自己當年求學的經歷,告訴我高考的重要性和對前途的展望。他絮絮叨叨,渾然不覺我背轉身去已淚如泉湧。我記得語文牛老師穿着整潔的中山裝,裏邊的棉襖下襟卻露了出來,看起來有些可笑。但是,他在課堂上揮灑自如的樣子讓我非常向往,以至於有段時間也想做一名語文教師,帶着學生們高聲誦讀“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一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在的高考環境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為學子們高興。人生的考場很多,這只是第一個。天道酬勤,梅花香自苦寒來,在所有的考場上都是如此。

閲讀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