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文明其精神 先自野蠻其體魄 中國紅色體育在世界體育文化史上綻放無窮魅力

來源:西安新聞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李孟謙 2021-05-21 16:24
分享到:

  陝西體育博物館內展示的“九一”擴大運動會沙盤模型 記者 郝鍾毓 攝

西安紅色體育博物館內展示的軍球球門  記者 郝鍾毓 攝

西安紅色體育博物館是我國唯一一座以紅色體育為主題的博物館。

   西安新聞網訊  回望波瀾壯闊的紅色革命年代,毛澤東在《新青年》發表“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蠻其體魄”的論述;美國記者斯諾筆下“紅軍愛打乒乓球”的忠實記錄;延安時期走出的“土洋結合”、自力更生的體育新路子;從“戰鬥籃球隊”到八一體工大隊的血脈傳承……

  在不斷的戰爭洗禮中,中國共產黨逐漸形成了一套革命鬥爭與體育運動相結合的紅色體育發展模式,並將如火把一般的紅色體育精神傳遞至今。

  今天,就讓我們走進西安紅色體育博物館和陝西體育博物館,去感受那些激動人心的體育事件,去領略紅色體育永不磨滅的精神內涵,品味它樸素感人的無限魅力。

  光輝起點 

  “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蠻其體魄”

  中國紅色體育,是從1921年建黨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期間,中國共產黨人為了民族解放事業,提升軍隊團體作戰能力而廣泛開展的有組織、有計劃、有目的的體育實踐活動。

  西安紅色體育博物館是我國唯一一座以紅色體育為主題的博物館,於2019年開館,展廳面積約1000平方米,展出1000多幅歷史照片和文物200多件,分5個部分闡述了我國不同時期的體育事業發展情況。據館長李穩鋒介紹:“1917年至1927年期間的體育,是中國紅色體育的光輝起點。五四運動在對中國思想文化界形成衝擊的同時,也動搖了近代中國人舊有的體育觀念,進而促進了近代體育事業的發展。”

  陳列櫃裏,赫然展示着一本斑駁的雜誌《新青年》。1917年,毛澤東以“二十八畫生”為筆名,在這本《新青年》上發表了《體育之研究》,運用近代科學知識,對體育的含義、目的與作用作了全面的解釋,並提出“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蠻其體魄;苟野蠻其體魄矣,則文明之精神隨之”,這句話是對體育認識的精闢論述,代表了當時先進的體育思想及主張,對當代中國體育也具有一定的研究價值及指導意義。

  回顧過去,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體育活動是與軍事訓練緊密結合起來的,這既增強了官兵體質,又培養了其勇敢堅毅的戰鬥精神。在中央蘇區,中國共產黨為了更有力地打擊敵人,提出了“鍛鍊工農階級鐵的筋骨,戰勝一切敵人”的口號,體育運動迅速發展起來。毛澤東在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上指出:羣眾的紅色體育運動,也是迅速發展的,現雖偏遠鄉村也有了田徑賽,而運動場則在許多地方都設備了。

  在陝甘寧邊區,毛澤東在延安提出了“鍛鍊體魄,好打日本”的口號,朱德題詞“運動要經常”,賀龍也提出“體育運動軍事化”的主張,這些都把體育運動和打敗日本帝國主義的最終目的緊密聯繫起來。1937年,在“八一”抗戰動員運動大會上,毛澤東還強調,我們這個運動大會,不僅是運動競賽,而且要為抗戰而動員起來。在這些思想指導下,陝甘寧邊區和其他抗日根據地廣泛開展了體育活動。賀龍領導的享譽邊區內外的120師“戰鬥籃球隊”,就是在這個歷史條件下,成為以普及羣眾體育為基礎,進一步提高軍隊戰鬥力的典範。

  作為革命事業的主要組成部分,紅色體育為新中國的成立和新體育制度的確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燎原星火

  革命根據地體育運動轟轟烈烈

  1927年至1937年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是紅色體育思想的爆發期。這一時期包括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體育、中央蘇區體育、其他革命根據地體育和長征中的體育。

  1927年,毛澤東在井岡山點燃了“工農武裝割據”的星星之火,建立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各級蘇維埃政府的先後成立,紅軍不斷擴大,政權不斷鞏固,農業生產不斷恢復和發展。在這樣的環境下,體育活動如雨後春筍,蓬勃地開展起來。蘇區體育不但與國際無產階級革命組織有聯繫,也是國際工人體育運動的組成部分,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赤色體育運動委員會”,建立了各種體育組織和機構,並且特別重視對青少年體育興趣和能力的培養。

  陝甘邊革命根據地後來在多次反“圍剿”鬥爭中與陝北革命根據地連成一片,形成西北革命根據地。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根據地形成了優良的傳統,實事求是,艱苦奮鬥的精神為後來的延安精神打下了基礎。1936年,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到達西北革命根據地,撰寫了著名的紀實文學作品《西行漫記》。其中他回憶到,許多人聽到紅軍愛好乒乓球,覺得很有意思。這確實有點奇怪,每件列寧室中間都有一張大乒乓球桌子,通常是兩用的。吃飯的時候,列寧室變飯堂。但是總有戰士拿乒乓球在旁邊催促同志們快點吃完,他們要打乒乓球。

  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以瑞金為中心,創建了中央革命根據地,同一時期還建立了多個革命根據地。各革命根據地都面臨着無比艱苦的鬥爭環境,但是都積極克服困難結合實際情況、自力更生、因陋就簡地開展各種各樣的體育活動,為革命勝利奠定了基礎。

  長征開始後,由於戰鬥頻繁,行軍流動性大,部隊體育運動相對減少,但一有機會,仍然堅持開展體育活動。長征途中的紅軍體育活動,一般是在各紀念節日、紅軍會師或部隊休整期間舉行。

  在長征途中舉辦了三次有影響力的運動會:一是為慶祝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紅一方面軍政治部因勢利導,組織了一次以連為單位的籃球比賽;二是在甘肅宕昌縣的隴南山區,紅二方面軍在哈達鋪進行的體育活動;三是紅四方面軍“五一”運動會,運動會還開展了跳高、跳遠、短跑、障礙跑等比賽,還有投彈、騎兵表演、識圖、測距、識別等項目。儘管條件很艱苦,但是大家在運動和觀賽中放鬆了心情。

  紅軍在長征中的體育活動,是在嚴峻險惡的戰爭環境下進行的,帶有軍事體育的特色。它對增強體質、預防疾病、娛樂健身,培養革命英雄主義和樂觀主義,以及加強軍隊的組織性和紀律性,提高戰士的軍事技能和作戰能力,都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土洋結合”

  延安時期的體育獨具特色

  延安時期的體育運動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那就是“土洋結合”。

  所謂“土”,是因為當時條件艱苦,體育場地和體育設施都相當落後,在體育場地和體育設施的建設方面走出了一條自力更生、土洋結合、因地制宜、勤儉節約的新路子。廣大軍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發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革命精神,使陝甘寧邊區的體育場地和體育設施得到了飛速的發展,保證了這一時期體育活動開展的經常性與持續性。

  在陝西體育博物館的展廳裏陳列着這樣一塊展板,上面寫着“運動要經常”五個大字,這是1942年9月1日,朱德為在延安舉辦的“九一”擴大運動會所題的詞。“九一”擴大運動會是在周密籌備和層層選拔的基礎上舉行的,比賽的項目有田徑、射擊、爬山、越障、籃球、排球、游泳、壘球等;表演項目有團體操、舞蹈、武術、摔跤、單雙槓、舉重、騎術、跳水、潛水、水球、足球、網球、棒球、武裝泅渡等。

  陝西體育博物館講解員嶽明潔告訴記者,延安“九一”擴大運動會是在1942年9月1日至6日在文化溝青年運動場舉行,當時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大量的有志青年湧入延安,同時也面臨着國民黨的經濟封鎖,能在這一時期舉行運動會實屬不易。它是延安時期規模最大、競賽和表演項目最多的一次大型綜合運動會。

  “最有特點的是這張照片,這是‘九一’擴大運動會上的馬術表演,它和奧運會上的競技比賽項目馬術截然不同。比賽的重點是看馬聽不聽戰士的指揮,在戰爭年代,如果馬不聽指揮,就很容易把自己暴露在敵人面前。延安時期,還舉辦了‘五一’運動會和‘八一’抗戰動員運動會,同時,也會在節假日舉辦各種球類體育比賽。”嶽明潔説,在抗日戰爭最困難的時期舉行如此規模宏大的運動會,充分顯示了中國共產黨和陝甘寧邊區政府對發展體育事業的重視。

  除了“土”,當時的延安體育運動還有另外一個特點,那就是“洋”。在成千上萬奔赴延安的熱血青年中,不乏有家庭條件比較好的,有讀過書的,甚至還有留過洋的,他們帶來了許多新鮮的體育思想、體育項目和體育器材,使這裏的體育運動煥發出新的生機。

  嶽明潔説:“延安時期會創造條件進行體育鍛煉,比如夏天的延河之上就經常舉辦游泳、跳水和水球等體育活動,到了冬天,延河就變成了天然的滑冰場,可以進行滑冰和冰球等運動。當時體育器材奇缺,許多運動器材都是大家動手自制的,滑冰鞋也不例外。當時,大家創造了一種簡易的滑冰鞋。用木板製作成鞋底,下邊釘上由延安鐵廠製造的冰刀,木板上有小孔,用麻繩或布帶捆在自己的鞋和腳面上,就製作成了滑冰鞋。還有一種是用繳獲的日軍戰利品‘大皮鞋’,鞋底釘上冰刀,就成了當時的洋冰鞋。”

  巍巍寶塔山,滾滾延河水。延河上的體育活動是陝甘寧邊區多種多樣體育活動的一個縮影,它記錄了邊區軍民的業餘文化生活,記錄了邊區軍民對體育運動的熱愛。

  球場健兒

  “戰鬥籃球隊”血脈延續

  作為一支為國爭光,為軍隊爭光的隊伍,我國軍人蔘與體育比賽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戎馬倥傯的抗日戰爭時期。當時我軍革命根據地生存環境惡劣,八路軍120師師長賀龍認為艱苦的戰爭環境更需要鋼筋鐵骨般的體格,1937年歲末,120師裏來了一批革命青年學生,他們工作之餘,就在縣城裏的小操場上打籃球,熱情很高。賀龍看見後稱這是好事,決定要在師司政機關成立籃球隊。

  1938年年初,120師籃球隊(賀龍為其取名為“戰鬥籃球隊”)成立了,這是我軍內部成立最早的一支籃球隊,鐫刻着紅色的印記。官兵們利用空閒時間,在駐地附近開闢了一塊場地,籃球架和籃球筐也是自造的,球不好買,一個球補了又補。後來想打球的人多,大家就用棉花、破布、繩子,捆紮一下就當球了,這樣的球在地上拍不動,就用來練傳球和投籃。為了顯得正規些,隊員將灰布剪成條,拼出“戰鬥”兩個字,縫在背心上,就算是隊服了。

  在隨後的幾年中,“戰鬥籃球隊”作為根據地一支作風硬、技術精的體育隊伍,在頻繁的戰鬥間隙裏艱苦鍛鍊,迅速成長,擁有高超的技術水平和良好的競賽作風。1942年,“戰鬥籃球隊”應邀到延安進行表演,比賽中獲得全勝,被朱德授予錦旗一面,上寫八個大字:球場健兒,沙場勇士。

  頻繁的戰鬥使得籃球隊的隊員都忙於戰事,無暇訓練和比賽,“戰鬥籃球隊”隨之也成為歷史,但隊伍頑強比拼的“戰鬥”精神卻傳承了下來。新中國成立後,“八一”體工大隊正式組建,首任大隊長便是120師“戰鬥籃球隊”的黃烈,這支隊伍繼續為新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作貢獻。

  西安紅色體育博物館陳列着一個非常有特點的球門,館長李穩鋒告訴記者,這是軍球的球門。軍球是在1942年延安時期由賀龍120師發明,它是針對戰略環境、運動器材缺乏以及戰士們的特點,創造的一種最具羣眾性、簡單易學而又對抗性很強的新項目。“軍球結合了籃球、足球、橄欖球、手球等某些動作和規則,包括傳遞、搶奪、抱球奔跑,以連人帶球攻入對方球門得分。軍球的最大特點是每個隊都有一個球,比賽場上有兩個球,也叫雙球運動。它的價值和意義在於,它是中國人民軍隊結合革命戰爭的需要,自己發明創造的體育項目,在中國乃至世界軍事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中國共產黨在延安時期的體育,是近代體育的閃光點,它具有明鮮的軍事性、羣眾性和經常性的特點。在毛澤東、朱德、賀龍等中央領導的關懷下,延安成立有陝甘寧邊區一級的體育組織,體育競賽活動十分活躍,羣眾體育活動在軍隊、機關、學校、工廠和農村廣泛開展。

  篳路藍縷

  紅色體育精神傳承不朽

  解放戰爭時期,較大型的運動會屈指可數,在1942年成功舉辦了“九一”擴大運動會後,因為戰爭形勢發生了變化,延安幾年沒有再組織大型的運動會,直到1946年9月,組織了“九一”運動會。這次運動會組織得更為規範,專門成立了籌委會,設立了評判、招待和管理等組織。解放戰爭時期,各邊區、根據地和解放區根據各地的不同情況,在學校、工廠、農村、機關、軍隊等地方,仍然堅持開展不同形式的體育活動。

  新中國成立的10年中,體育事業發展迅猛。1952年,毛澤東主席為中華全國體育總會成立題詞:“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這個題詞為新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指明瞭方向。在社會主義的建設中,體育事業也不甘落後,在各種體育比賽中,不斷湧現出優秀選手,不斷創造優異成績,一些優秀項目不僅趕上了世界水平,進而創造了世界紀錄。

  在新中國成立10週年之際,為了展示中國人民意氣風發的精神面貌,195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運動會勝利召開,它標誌着中國紅色體育發展的歷史性偉大成就,更預示着中國體育事業進入一個嶄新而輝煌的時代。

  西安體育學院圖書館館長史進教授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運動會是對新中國體育的一次全面檢閲,是新中國體育的一個里程碑。“這是新中國成立後首個全國性質的運動會,它飽含着紅色體育的基因。在賽制規則和項目設置上,基本上傳承了1933年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運動大會以及1942年的‘九一’擴大運動會,普及面廣的羣眾體育是本屆全運會的主要項目,如中國象棋、圍棋、武術等等。另外,由於是新中國成立初期,軍事在國家生活中還佔有比較重的分量,所以軍事訓練性質的比賽項目也是這段時期內比賽的主要內容,如無線電收發報、飛機跳傘、航海模型等,這也成為本屆全運會的一大特點。”

  參加第一屆全國運動會的全體運動員鼓起了十分的幹勁,爭取用最好的成績迎接全運會和新中國成立10週年。賽場上,不僅要比戰術、比技術,也要比團結、比友愛。不僅自己要努力創造更優良的成績,還要幫助其他人共同提高。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運動會的勝利召開,是紅色體育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髮展壯大的光輝寫照。

  史進教授説,除了一些軍事性較強的項目,紅色體育運動中的大多數比賽項目,都在歷屆的全運會上傳承了下來。即將在西安召開的第十四屆全運會,是迎接建黨百年的體育盛會。建黨的百年,也是紅色體育的百年,紅色體育篳路藍縷、朝氣蓬勃的精神,歷經百年仍打動人心,在歷屆全運會中被髮揚廣大。紅色體育展現出的卓絕意志和強大精神力量,應該被更好地繼承下來,傳承下去,這是新時期體育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

  鐵的事實表明,中國共產黨開啓一個新時代,不是偶然而是歷史的必然。回顧波瀾壯闊的紅色年代,紅色體育為中國革命的勝利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紅色體育的開展不僅使中國革命的基礎堅實了,而且還使中國革命的曲折經歷、艱苦歷程,變得英姿勃發,張力十足。紅色體育在中國乃至世界體育文化史上,以獨有的姿態,綻放着無窮的魅力。

  西安報業全媒體記者朱雪嬌